| |
手機
|
  • 商品
  • 資訊
商品

nhq

多因素助推草銨膦市場需求,國內產能釋放主要壁壘是什麽?
發布時間: 2018-06-07      內容來源: 農藥市場信息    作者: 農藥市場信息

眾所周知,草銨膦是屬廣譜觸殺型除草劑,也是全球第二大轉基因作物耐受除草劑。草銨膦由赫斯特(Hoechst)公司(後來歸屬於德國拜耳公司,拜耳並購孟山都事宜中,現剝離給巴斯夫),草銨膦在20世紀80年代逐漸進行全球性的開發和應用,且在1984年作為非選擇性除草劑獲得登記使用,通常使用的是草銨膦胺鹽。

草銨膦除草主要機理是,作物施藥後可以幹擾植物的穀氨酸的生物合成以及氨的解毒,細胞毒劑銨離子在植物體內累積,光合作用被嚴重抑製,以達到除草目的。目前,全球主要用於果園、橡膠園、觀賞花卉和灌木等常規作物和抗草銨膦轉基因作物等方麵。

一、多因素助推草銨膦市場需求

由於抗除草劑轉基因作物的成功開發促進了草銨膦的市場發展,使草銨膦成為銷售額上億美元的大型除草劑品種。2010年,隨著全球農化行業景氣度上升以及轉基因作物的推廣使得草銨膦需求旺盛,草銨膦價格重新回到33萬元/噸。由於盈利性較好,眾多企業紛紛擴產,產能過剩導致原藥價格在2016年7月一度跌至10萬元/噸,使得當年草銨膦全球銷售額有所下滑。進入2017 年,隨著百草枯退出市場,草甘膦抗性突出以及國內環保態勢趨嚴,草銨膦供需格局明顯改善,原藥價格上漲。

因素之一:百草枯全球禁用加大,將為草銨膦帶來巨大替代增量。

百草枯在我國將被全麵禁用,需求增量超萬噸。百草枯有劇毒,對人、畜危害極大,會使誤食的人與動物的肺纖維化,最終導致呼吸衰竭死亡,而且無特效藥。1983 年開始,世界各國相繼出台了對百草枯的禁產令和禁售令,而且將會範圍越來越廣。

多國計劃禁用百草枯,海外需求可期。除中國外,越南在2017 年3 月出台政策,禁用百草枯,泰國和巴西將分別從2019 年12 月和2020 年開始禁用百草枯。

我國已於2014 年停止百草枯水劑登記,並在2016 年7月1 日全麵禁售百草枯水劑。根據2017 年3 月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第3326 號建議的答複,截至目前市場上僅有紅太陽的1 個20%百草枯可溶膠劑(登記證號PD20131912)產品在售,該產品農藥登記證有效期至2018 年9 月25 日,到期後不再予以農藥登記延續。根據相關統計,我國百草枯水劑年使用麵積約5 億畝次,2016年中國百草枯(折百)施用量為11.5噸,占全球總施用量的15%之多。

百草枯限用或禁止國家

考慮百草枯的施用領域普遍存在草甘膦抗性雜草,客觀地預測,草銨膦至少可替代百草枯被禁用後所空出的7成市場空間。單次畝用量草銨膦原藥約60g,百草枯原藥約45g,而使用頻率百草枯約為草銨膦的2倍,因此草銨膦與百草枯的年用量之比為 2:3。草銨膦與百草枯的替代因子為0.47,每禁用1噸百草枯,可新增草銨膦需求 0.47噸。

2016年中國、泰國、巴西百草枯施用量分別為11,500、8,995、5,973噸,合計用量為26,468噸。就目前全球百草枯禁用政策來看,到2020之後,全球禁用百草枯26,468噸,需要12,400噸草銨膦來替代,可以說,就替代需求可以大幅提升草銨膦的需求。

因素之二:抗草銨膦轉基因作物持續推廣帶動其需求。

加拿大草銨膦消費量居全球第一。目前加拿大國內耐草銨膦轉基因油菜品種分為甘藍型和蕪菁型兩種,在加拿大總體油菜種植麵積中占比較高。根據USDA 統計數據,2017 年加拿大油菜種植麵積為930.70萬公頃,同比增長10.65%;其中轉基因油菜種植麵積為884.20 萬公頃,同比增長10.66%。

油菜種植麵積

油菜種植麵積的回暖提振了草銨膦需求。耐草銨膦轉基因作物的推廣打開需求增量空間。將草銨膦抗性基因導入水稻、小麥、玉米、甜菜、煙草、大豆、棉花等作物中,可以培育耐草銨膦作物。這些耐草銨膦轉基因作物不僅在美國普遍種植,而且隨著轉基因技術推廣和應用,近年來已在亞洲、歐洲、澳洲等部分國家推廣種植,由此草銨膦也成為全球重要的轉基因作物除草劑,給草銨膦帶來廣大的市場空間。

isaaa

因素之三:雙草(草銨膦與草甘膦)複配有望成為新增長點

從二十一世紀初開始,轉基因作物的全球性推廣為草甘膦打開了巨大的市場,使之成為全球第一大除草劑。草甘膦的大麵積高度重複使用已經使得抗草甘膦雜草大量出現,解決該問題成為當務之急。草銨膦對抗性惡性雜草十分有效,目前基本不存在抗藥性問題,可以與草甘膦複配使用。

根據中國農藥工業信息網統計,我國已經有13家農藥企業取得了“草甘膦/草銨膦”複配製劑登記證(其中2張是臨時登記,2018年5月31日到期,其它11張均為正式登記),二者登記含量看,草銨膦都比草甘膦低很多,草甘膦和草銨膦含量比例大部分為5:1,這樣配伍比例,在效果上是合理的,而且要求在非耕地施用。根據ISAAA數據,2017年,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家均有新增的耐“草甘膦/草銨膦”轉基因作物獲批。

草甘膦/草銨膦登記

isaaa

根據安徽中農縱橫農化信息谘詢有限公司市場研究,全球草甘膦消費量約71萬噸,其中轉基因作物消費量36.4萬噸,占比51.27%;非轉基因作物消費量約34.6萬噸,占比為38.73%。假設草甘膦與草銨膦複配的施用麵積占草甘膦總施用麵積的15%,應對草甘膦雜草抗性,則複配帶來的草銨膦需求增量約1.78萬噸。

綜合草銨膦傳統領域應用,轉基因作物推廣帶來需求的增量以及抗性品種帶來需求量,理論上三者合計達到4.9萬噸左右,隨著國內技術逐漸成熟和國外裝置進入擴廠的窗口期,2020年至少有近3萬噸的產能釋放,屆時全球草銨膦產能將達到5.5萬噸,由於草銨膦產、需同步的釋放,成本回歸,性價比合理,按照現有拜耳裝置先進水平和工藝路線,屆時市場價格將回到13萬元/噸合理水平,全球市場規模將達到10億美元以上。

從終端來看,根據MarketsandMarkets出版的新報告稱,2016年草銨膦全球市場市值約13.7億美元,至2022年有望以9.25%的複合年增長率增長至23.29億美元。

二、中國草銨膦技術和環保是產能釋放主要壁壘

草銨膦合成有兩種路線:格氏-Strecker路線、拜耳Hoechst工藝路線。格式-Strecker路線以亞磷酸三乙酯和三氯化磷為起始原料,“三廢”量大,廢水的處理會直接增加生產成本。拜耳Hoechst工藝路線分為兩步:甲基二氯化膦與異丁醇氣相法反應生成甲基亞膦酸單異丁酯;丙烯醛與氫氰酸生成丙烯醛氰醇乙酸酯;這兩種中間體生成含有甲基膦酸丁酯結構的中間體,再通過氨化等反應得到草銨膦。該工藝收率高,“三廢”少,具有很強的成本優勢。因為甲基二氯化磷(MDP)合成難度極大,所以我國企業基本上以格式-Strecker路線為主,生產成本在8-10萬元/噸不等,難以與拜耳Hoechst路線抗衡。

短期草銨膦價格中樞穩定,目前價格、成本是需求放量的主要阻力

草銨膦價格底部反彈。在環保限產和需求端提升共同刺激下,草銨膦價格自2016 年6 月開始上漲,至2017 年11 月草銨膦價格漲至21.0 萬元/噸,並且近幾個月草銨膦價格維持在較高位置。隨著轉基因大豆種子的推廣和百草枯退出市場,在環保趨嚴的大趨勢下,小企業產能有望持續退出,供給不斷改善,因此短期草銨膦價格在2018 年上半年將繼續向好,環保壓力下草銨膦產能受限,價格持續在高位。目前國內有效產能僅在1.3 萬噸/年左右,而草銨膦的市場價已連續五個月在18-19 萬/噸的高位。預計隨著9 月底國內百草枯可溶膠劑登記證到期,供需趨緊,草銨膦高價或將持續。

6.jpg

可是,我國草銨膦主流工藝是格氏路線,相比Hoechst工藝路線差距較大,未來巴斯夫擴產,勢必倒逼我國草銨膦工藝進行技術升級,降“三廢”,降成本,提高產品的性價比,屆時草銨膦才能真正成為大宗除草劑。


免責聲明:

1.一级a做爰片中刊登的文章、數據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原創文章由一级a做爰片編輯整合,轉載請注明一级a做爰片出處。

2.轉載其它媒體的文章,一级a做爰片會盡可能注明出處,但不排除來源不明的情況。網站刊登文章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並不意味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