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手機
|
  • 商品
  • 資訊
商品

nhq

水稻田除草劑迭代升級,未來市場仍將大概率增長
發布時間: 2018-06-12      內容來源: 《農藥快訊》《現代農藥》    作者: 柏亞羅

水稻田除草劑占水稻用農藥市場40%以上的份額,其產品非常豐富。既有老品種長期服務於水稻生產,又有新產品源源不斷補充進來,推動著產品的迭代升級。

日本以全球1%的水稻麵積,實現了近30%的水稻田除草劑市場,新產品、高價值的產品往往首先在日本商品化,從而使日本理所當然地成為除草劑發展的開路先鋒。

雖然目前稻米價格仍處於曆史低位,但稻米的市場需求依然堅挺,從而對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形成有力支撐,未來,水稻田除草劑市場仍將大概率增長。

水稻用農藥市場

近年來,全球水稻用農藥市場基本呈現平穩略降的態勢。2016年的銷售額為48.44億美元,占全球作物用農藥市場的9.7%,同比增長1.8%,2011—2016年的複合年增長率為-1.3%。

其中,亞洲占據市場的統治地位。日本、中國、印度、越南、韓國位居水稻用農藥市場的前五位,它們的總銷售額為32.11億美元,占水稻用農藥市場的66.3%。日本和中國的市場優勢更加明顯,兩者占據了水稻用農藥市場的44.5%。

表1  2016年水稻用農藥市場的分布(按國家分)

2016年水稻用農藥市場的分布(按國家分)

在2016年水稻用農藥市場中,除草劑占41.0%,殺蟲劑占35.0%,殺菌劑占21.8%。

表2  2016年水稻用農藥市場分布(按產品類型分)

 2016年水稻用農藥市場分布(按產品類型分)

水稻種植麵積

水稻作物廣泛種植在溫帶和熱帶國家,印度、中國、印尼、孟加拉國、泰國等是全球主要的水稻種植國。2016年,全球水稻種植麵積為1.601億公頃,同比增長0.8%,2011—2016年的複合年增長率為0.0,顯示近5年全球水稻種植麵積總體穩定。2016年,印度水稻種植麵積排在第一,占26.8%;中國排在第二,占18.8%;印尼排在第三,占7.6%。

印度雖為全球第一大水稻種植國,但其產量不高,平均產量為2.6噸/公頃;2016年,中國的水稻產量最高,為1.449億噸,4.8噸/公頃(640斤/畝)的平均產量也是各主要水稻種植國中最高的。

2016年,美國、泰國、印尼、越南、菲律賓的水稻種植麵積增加;中國、孟加拉國的水稻麵積穩定;印度、日本、巴基斯坦和巴西的水稻麵積下降。這一年,稻米價格有所下滑;不過,亞洲的天氣條件總體有利於水稻生產。印尼和馬來西亞開展的水稻自給自足項目也有利於兩國的水稻種植。

稻米價格、庫存水平、天氣條件、貨幣匯率等成為影響水稻生產和水稻用農藥市場的主要因素。

表3  2016年全球主要水稻種植國種植麵積和產量

2016年全球主要水稻種植國種植麵積和產量

近20年來,日本和韓國的水稻種植麵積幾乎持續下降,成為引發水稻田除草劑市場波動的因素之一。

為了應對1996年關貿總協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s and Trade,GATT),日本不得不打開國內稻米市場,進口稻米,日本政府繼而采取了許多措施以縮減水稻種植麵積。因此,在1994—1998年間,為了響應國家政策,日本水稻種植麵積約降20%。1999年,日本政府雖然撤銷了對水稻種植麵積的限製,然而,由於諸多因素(包括庫存水平仍然較高;在WTO的強製執行下進口增加,導致稻米價格下降等),該國的水稻麵積繼續下降。這一下降趨勢持續到21世紀,盡管2012和2013年,日本水稻種植麵積有小幅增長,但仍保持曆史低位,2014—2017年進一步下滑。

韓國也遭遇了同樣的境況。水稻是韓國的主要作物,以前其國內市場受到高度保護。由於1996年執行GATT,韓國稻米市場開放,進口增加,對國內的水稻種植形成了很大的壓力。韓國政府改變補貼政策,從生產補貼到收入支持,以在2005年前將水稻麵積縮減至約100萬公頃,韓國不但實現了這一目標,繼而超過了這一目標,目前其水稻麵積仍在穩定下降中。

在過去20年裏,美國水稻種植麵積也較為不穩。2015年,美國水稻種植麵積同比下降了11.5%,而2016年同比增長了19.8%。美國水稻產量較高,所以計劃出口稻米。總體而言,美國的水稻生產受益於全球貿易的自由化以及稻米價格的提升。

水稻種植地區主要位於東亞和印度,國家間的種植情況差異較大。在許多熱帶地區,溫差變化很小,每年可種2~3季作物。

表4  東亞主要水稻種植和收獲時間

 東亞主要水稻種植和收獲時間

泰國、印度和越南是世界上稻米出口大國,種植麵積隨著稻米價格的增加而增加,直到2013年泰國實施去庫存行動為止。21世紀初,水稻消費跑贏生產,導致庫存降低、價格抬升。雖然生產增加,但庫存仍然下降,加之一些水稻出口國於2008年采取貿易保護主義政策,推動稻米價格更上一層樓。2009年,雖然稻米價格下降,但2010、2011、2012年價格再次提升。2013、2014年,由於泰國水稻去庫存,使得稻米價格有所走低,這又導致2014年中期全球稻米庫存下降,價格恢複,不過,仍處於曆史的低位水平。

水稻田除草劑總體市場

2016年,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銷售額為19.88億美元,同比增長3.1%,占全球作物用除草劑市場的9.5%,占全球作物用農藥市場的4.0%;2011—2016年的複合年增長率為-1.7%。

表5  近5年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市場

近5年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市場

2011—2016年間,水稻田除草劑市場波動式下行。2011—2012年,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增長;但2013—2015年間,市場下降;2016年,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增長了3.1%。

圖1  2011—2016年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市場走勢

2011—2016年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市場走勢

日本是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第一大國,2016年,占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29.4%;中國位居第二,所占份額為19.0%;兩國幾乎占據了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半壁江山。2016年,中國水稻田除草劑銷售額為3.78億美元。

日本的水稻種植麵積僅占全球的1.0%,但其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卻占了全球近30%的份額,新產品、高價值產品、一次性除草劑、大粒劑等成為推高日本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主要因素。正因為如此,日本水稻田除草劑市場頗受關注,它往往會成為新除草劑進入水稻市場的前哨。而中國的水稻種植麵積占全球的18.8%,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占全球的19.0%,這兩個數據比較一致。

表6  2016年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市場(按國家和地區分)

表6.png

2016年,在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前十大產品中,氰氟草酯居於首位,其後依次為:丁草胺、五氟磺草胺、丙草胺、草甘膦、雙唑草腈、二氯喹啉酸、雙草醚、敵稗、苄嘧磺隆等。其中,五氟磺草胺讓出了其在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首席位置,排在了第三。

2016年,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前十大市場包括:日本、中國、美國、印度、越南、巴西、泰國、意大利、韓國、印尼等。日本和美國雖未進入水稻種植麵積前八強,但其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地位相當強大。

表7  2016年全球水稻田除草劑中的領先產品和領先市場

2016年全球水稻田除草劑中的領先產品和領先市場

在水稻田禾本科雜草防治劑中,種植前使用的除草劑主要為禾草敵(molinate)等;芽前除草劑主要有丁草胺(butachlor)等;芽後除草劑主要包括莎稗磷(anilofos)、氰氟草酯(cyhalofop-butyl)、四唑酰草胺(fentrazamide)和溴丁酰草胺(bromobutide)等;芽前和芽後皆可使用的除草劑主要包括苯噻酰草胺(mefenacet)、嘧草醚(pyriminobac)、二氯喹啉酸(quinclorac)、pyrimisulfan、唑草胺(cafenstrole)和噁嗪草酮(oxaziclomefone)等。

在水稻田闊葉雜草防治劑中,有芽前和芽後都可使用的唑吡嘧磺隆(imazosulfuron)和氯吡嘧磺隆(halosulfuron)等;有芽後除草劑甲磺隆(metsulfuron)、滅草鬆(bentazone)、四唑嘧磺隆(azimsulfuron)和2,4-滴(2,4-D)等。

在同時防除水稻田禾本科雜草和闊葉雜草的除草劑中,異噁草鬆(clomazone)既可用於種植前,也可用於芽前除草;芽前、芽後都可使用的除草劑主要包括苄嘧磺隆(bensulfuron)、五氟磺草胺(penoxsulam)、雙唑草腈(pyraclonil)、吡嘧磺隆(pyrazosulfuron)、雙環磺草酮(benzobicyclon)和甲咪唑煙酸(imazapic)等;芽前除草劑主要有噁草酮(oxadiazon)、吡唑特(pyrazolynate)、禾草丹(thiobencarb)和環戊噁草酮(pentoxazone)等;芽後除草劑主要包括丙嗪嘧磺隆(propyrisulfuron)、丙草胺(pretilachlor)、雙草醚(bispyribac)、敵稗(propanil)和環丙嘧磺隆(cyclosulfamuron)等;種植前、芽前、芽後都可使用的除草劑主要包括咪唑乙煙酸(imazethapyr)、二甲戊靈(pendimethalin)和乙氧氟草醚(oxyfluorfen)等。

影響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因素主要包括:日本和韓國國內稻米價格仍高於輸出國的價格;日本政府已經部分打開了稻米進口市場,並已經采取了縮減水稻麵積的政策;同樣,韓國也打開了稻米進口市場;日本稻農的平均年齡超過60歲,幾乎沒有年輕人進入該領域;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受到省力技術發展的驅動;泰國的去庫存已經完成;稻米價格的影響。

主要水稻田除草劑市場

日本

2016年,日本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為5.85億美元,同比增長9.1%;如果按日元計,其銷售額為635億日元,同比下降2.1%,反映這一年日元大幅增值,其市場持續低於1993年創造的702億日元的峰值銷售記錄。

過去兩年,日本除草劑市場走勢密切反映了該國水稻種植麵積的變化以及日元價值的波動。如前所說,在世界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商品化開發中,日本市場始終擔綱著引領作用。

日本水稻生產中的主要難治雜草包括一年生雜草,如稗草(Echinochloa crus-galli var. orizicola)、異型莎草(Cyperus difformis)、鴨舌草(Monochoria vaginalis var. plantaginea)、節節草(Rotala indica var. uliginosa)、陌上菜(Lindernia procumbens)、虻眼(Dopatrium junceum)、溝繁縷(Elatine triandra var. pedicellata)和多花水莧(Ammannia multiflora)等;多年生雜草,如牛毛氈(Eleocharis acicularis var. longiseta)、螢藺(Scirpus juncoides)、矮慈姑(Sagittaria pygmaea)、窄葉澤瀉(Alisma canaliculatum)、水莎草(Cyperus serotinus)、慈姑(Sagittaria triforia)、野荸薺(Eleocharis kuroguwai)、眼子菜(Potamogeton distinctus)、水芹(Oenanthe javanica)和日本藨草(Scirpus nipponicus)等。

日本每年隻種一季水稻,種植的品種和使用的技術區別於東亞其他國家。每個轄區種植自己的主要品種。絕大多數水稻通過機器移栽,隻有很少的部分通過直播。南方是在6月雨季時移栽;北方水稻通過灌溉,水源收集自冬雪,5月移栽。日本水稻田常規除草主要通過兩種途徑:移栽後4~5天進行早季處理,繼而於種植後10~20天再進行一次中季施藥;或者使用一次性除草劑。北方在9月收獲,南方在10月收獲。收獲後,土地進入休閑狀態,直至來年5月,開始犁地、灌水、移栽。

大粒劑(Jumbo)是最近日本水稻田除草劑的技術進步之一,由三共首先開發。其顆粒包裹在可溶性殼中,大粒劑投入水稻田,隨著包裝的溶解,顆粒散開,發揮除草作用。最初上市的大粒劑為Kusatory Ace Jumbo,它是基於苄嘧磺隆(bensulfuron-methyl)、唑草胺(cafenstrole)和殺草隆(daimuron)的三元複配產品。不過,目前市場上大粒劑的複配產品很多。在大粒劑和一次性除草劑中,防除禾本科雜草的領先產品有:四唑酰草胺(fentrazamide)、氰氟草酯(cyhalofop)、噁嗪草酮(oxaziclomefone)、pyrimisulfan、唑草胺(cafenstrole)等;防除闊葉雜草及具有交叉防治譜的領先產品有:雙唑草腈(pyraclonil)、丙草胺(pretilachlor)、苄嘧磺隆(bensulfuron)、唑吡嘧磺隆(imazosulfuron)、環戊噁草酮(pentoxazone)等。 

之前,日本水稻田除草劑市場(以日元計)增長良好,並於1993年創造了曆史最高記錄。但自1996年日本執行GATT協定後,其水稻市場被迫打開,進口稻米衝擊著日本市場。政府強製性地縮減國內水稻種植麵積。1994年起,日本水稻田除草劑市場下降,這與水稻種植麵積及稻米價格下降相一致。2000年起,市場總體處於恢複階段。2016年,日本水稻田除草劑的銷售額為635億日元,同比下降2.1%,這與2016年日本水稻種植麵積和稻米價格下降1.0%相吻合。

由於稻米進口仍將持續,但水稻種植麵積已趨於穩定,所以日本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將穩中緩升。由於日本稻農平均年齡趨高,所以農民趨向於使用更加省力型產品。產品價格難以提升,因為在這片擁擠的市場,已經有200多個產品競相角逐。與過去10年相比,未來日本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將更加積極,不過,增長可能有限。

中國

在亞洲,水稻是主要的糧食作物,因此具有經濟重要性。2016年,中國鞏固了其第二大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地位。然而,近幾年,中國的稻米出口下降,因為國內需求增長。

2016年,中國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銷售額為3.78億美元,同比下降6.9%;水稻種植麵積同比下降0.2%。然而,一些產品的售價提升、使用增加等有效地阻止了銷售額的下滑。如丁草胺(butachlor)、五氟磺草胺(penoxsulam)、二氯喹啉酸(quinclorac)、莎稗磷(anilofos)、苄嘧磺隆(bensulfuron)等的價格提升;而氰氟草酯(cyhalofop)、噁草酮(oxadiazon)等的使用增加。

泰國

2016年,泰國的水稻種植麵積增加了8.5%,加之雨水充足,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同比增長12.1%,為0.65億美元。泰國水稻田領先除草劑包括:雙草醚(bispyribac-sodium)、氰氟草酯(cyhalofop)、丙草胺(pretilachlor)、丁草胺(butachlor)、草銨膦(glufosinate)、吡嘧磺隆(pyrazosulfuron)、敵稗(propanil)、禾草丹(thiobencarb)、嘧啶肟草醚(pyribenzoxim)、異噁草鬆(clomazone)等。

越南

2016年,越南水稻麵積同比略增0.4%,而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基本穩定在0.97億美元的水平上。越南領先的水稻田除草劑包括:氰氟草酯(cyhalofop)、五氟磺草胺(penoxsulam)、丁草胺(butachlor)、2,4-滴(2,4-D)、丙草胺(pretilachlor)、嘧啶肟草醚(pyribenzoxim)、噁唑禾草靈(fenoxaprop)、敵稗(propanil)、二氯喹啉酸(quinclorac)、噁草酮(oxadiazon)等。

印度

2016年,印度的水稻種植麵積同比下降1.3%,然而,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卻同比增長了7.7%,為71.16億盧比(1.06億美元),這主要得益於防治麵積增加以及稻農使用更高級的產品。2016年,印度使用的主要水稻田除草劑包括:丙草胺(pretilachlor)、喹禾靈(quizalofop)、乙氧氟草醚(oxyfluorfen)、二甲戊靈(pendimethalin)、雙草醚(bispyribac-sodium)、草甘膦(glyphosate)、百草枯(paraquat)、丁草胺(butachlor)、莎稗磷(anilofos)、2,4-滴(2,4-D)等。

韓國

韓國的水稻市場與日本相似,先進的、一次性除草劑占據市場主導地位。2016年,韓國的水稻種植麵積同比下降2.5%,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同比下降4.0%,為532億韓元。2016年,韓國領先的水稻田除草劑包括:雙環磺草酮(benzobicyclon)、五氟磺草胺(penoxsulam)、丁草胺(butachlor)、唑吡嘧磺隆(imazosulfuron)、四唑酰草胺(fentrazamide)、嗪吡嘧磺隆(metazosulfuron)、丙草胺(pretilachlor)、氟吡磺隆(flucetosulfuron)、噁草酮(oxadiazon)和丙炔噁草酮(oxadiargyl)等。

美國

雖然美國的水稻種植麵積僅占全球水稻麵積的0.8%,但其卻是全球第三大水稻田除草劑市場。2016年,美國水稻田除草劑銷售額為1.39億美元,同比增長31.4%,占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7.0%。這一年,美國水稻種植麵積為125萬公頃,同比增長19.8%,這主要受到其他穀物利潤較低以及稻米出口增加的驅動。一些老產品,尤其是敵稗(propanil)和異噁草鬆(clomazone)仍占市場較大份額;其他比較大的產品有:咪唑乙煙酸(imazethapyr;用於Clearfield水稻)、二氯喹啉酸(quinclorac)、氯吡嘧磺隆(halosulfuron)、氰氟草酯(cyhalofop)、禾草丹(thiobencarb)、雙草醚(bispyribac)、三氯吡氧乙酸(triclopyr)和苯嘧磺草胺(saflufenacil)等。

美國水稻主要種植州有:阿肯色、路易斯安那、加州、密蘇裏、密西西比、德克薩斯等,水稻出口份額較大。美國有望成為耐除草劑水稻種植的第一個市場,這些性狀可能對水稻種植產生影響。巴斯夫已經在美國上市了耐咪唑啉酮類除草劑的非轉基因水稻(商品名Clearfield),主要防治紅米稻,這種雜草大幅降低收獲價值,而常規除草劑不能防除。耐農達水稻(Roundup Ready rice)正在開發中,但目前看,似乎沒什麽優勢。其最大的潛力市場可能在美國的旱直播稻上,但可能對貿易產生影響,尤其是與歐盟的貿易。

拉丁美洲

拉丁美洲的水稻種植主要在巴西和哥倫比亞。2011年以來,巴西的水稻麵積呈下降態勢,2016年同比再降1.3%;2016年,巴西水稻田除草劑銷售額為0.90億美元,同比下降14.3%,這是繼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2016年,巴西水稻田除草劑中的領先產品為:雙草醚(bispyribac-sodium)、甲咪唑煙酸(imazapic)、甲磺隆(metsulfuron)、敵稗(propanil)、氰氟草酯(cyhalofop)、五氟磺草胺(penoxsulam)、咪唑乙煙酸(imazethapyr)、甲基碘磺隆鈉鹽(iodosulfuron)、異噁草鬆(clomazone)、環苯草酮(profoxydim)等。

2016年,哥倫比亞的水稻種植麵積同比增長了15.6%,但水稻田除草劑銷售額同比下降3.4%,為0.28億美元。領先產品有:敵稗(propanil)、噁草酮(oxadiazon)、雙草醚(bispyribac)、五氟磺草胺(penoxsulam)、二甲戊靈(pendimethalin)、氰氟草酯(cyhalofop)、2,4-滴(2,4-D)、草甘膦(glyphosate)、丁草胺(butachlor)、百草枯(paraquat)等。

歐洲

歐洲的水稻種植比較有限,僅限於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許多東歐國家。歐盟市場的水稻價值比較高,低成本的農藥產品仍占重要地位,如禾草敵(molinate)、敵稗(propanil)、苯氧類除草劑和噁草酮(oxadiazon)等。較高級的產品市場也在增長,如五氟磺草胺(penoxsulam)、甲氧咪草煙(imazamox)、氰氟草酯(cyhalofop)、雙草醚(bispyribac)、氯吡嘧磺隆(halosulfuron)、四唑嘧磺隆(azimsulfuron)、唑吡嘧磺隆(imazosulfuron)、苄嘧磺隆(bensulfuron)和環苯草酮(profoxydim)等。

水稻田除草劑研究與開發

多年來,水稻田除草劑由廣譜的產品領導市場,如2,4-滴(2,4-D)、丁草胺(butachlor)、敵稗(propanil)等,這些產品目前仍在一些國家占據著重要的市場地位。然而,隨著杜邦磺酰脲類除草劑的上市,尤其是1984年苄嘧磺隆(bensulfuron-methyl)的上市,給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帶來了革命性的變化。日本的水稻種植主要由許多兼職農民來完成,在這個高價值、少勞力的市場,新上市產品驅動了市場的發展。一次性除草劑在日本廣泛使用。

雖然苄嘧磺隆(bensulfuron-methyl)可同時防除禾本科雜草和闊葉雜草,但通常它與其他產品複配來擴大防治譜,尤其是增強其對禾本科雜草的防治作用。其他磺酰脲類除草劑也陸續進入水稻田除草劑市場,並提供了豐富的複配產品,尤其是日產化學的吡嘧磺隆(pyrazosulfuron)、武田的唑吡嘧磺隆(imazosulfuron),以及由陶氏益農開發的磺酰胺類除草劑五氟磺草胺(penoxsulam)等。

磺酰脲類除草劑的成功不僅導致了同類產品的大量開發,而且也導致這類產品所應接不暇的雜草防治產品的大量開發,如莎草和多年生雜草野荸薺(Eleocharis kuroguwai)和矮慈姑(Sagitaria triforia)等。在開發的產品中,許多產品為禾本科雜草除草劑以及具有交叉防治譜的除草劑。

1990年以來,上市了許多防除禾本科雜草的除草劑。如Hodogaya開發的酰胺類除草劑乙氧苯草胺(etobenzanid;商品名Hodocide);陶氏益農開發的芳氧苯氧丙酸酯類除草劑氰氟草酯(cyhalofop-butyl;商品名Clincher、千金);住友化學開發的三唑酰胺類除草劑唑草胺(cafenstrole),用於複配產品;組合化學開發的嘧啶類除草劑嘧草醚(pyriminobac-methyl;商品名Prosper);Marubeni開發的脲類除草劑苄草隆(cumyluron),用於複配產品;巴斯夫開發的環己二酮類除草劑環苯草酮(profoxydim;商品名Aura/Tetris);拜耳開發的四唑啉酮或酰胺類除草劑四唑酰草胺(fentrazamide;商品名Lecspro);Mitsubishi Kagaku開發的茚二酮類除草劑茚草酮(indanofan;商品名Kusastop);安萬特開發的噁嗪酮類除草劑噁嗪草酮(oxaziclomefone;商品名Samourai/Homerun);先正達開發的嘧啶類除草劑環酯草醚(pyriftalid;商品名Apiro Ace);東部韓農開發的酰胺類除草劑噁唑酰草胺(metamifop;商品名Pyzero、韓秋好);以及組合化學開發的磺酰胺類除草劑pyrimisulfan等。

在具有交叉防治譜的產品中,許多除草劑具有較高的生物活性。如Tokuyama Soda開發的酰胺類除草劑噻吩草胺(thenylchlor;商品名Alherb);LG化學開發的乙酰乳酸合成酶(ALS)抑製劑類除草劑嘧啶肟草醚(pyribenzoxim;商品名Pyanchor);組合化學開發的嘧啶類除草劑雙草醚(bispyribac;商品名Nominee);日本科研製藥開發的噁唑啉二酮類除草劑環戊噁草酮(pentoxazone;商品名Wechser);日本史迪士生物科學開發的HPPD抑製劑類除草劑雙環磺草酮(benzobicyclon;商品名Show-Ace);陶氏益農開發的磺酰胺類除草劑五氟磺草胺(penoxsulam;商品名Viper);意賽格開發的磺酰脲類除草劑嘧苯胺磺隆(orthosulfamuron;商品名Kelion、Strada);住友化學開發的磺酰脲類除草劑丙嗪嘧磺隆(propyrisulfuron);日產化學開發的磺酰脲類除草劑嗪吡嘧磺隆(metazosulfuron;商品名Altair);北興化學開發的酰胺類除草劑ipfencarbazone;組合化學開發的異噁唑類除草劑fenoxasulfone(商品名Hiecut);以及拜耳開發的磺酰胺類除草劑氟酮磺草胺(triafamone;商品名Council)等。

2007年,意大利意賽格公司上市了具有交叉防治譜的磺酰脲類除草劑嘧苯胺磺隆(orthosulfamuron),商品名為Kelion、Strada、Pivot和意莎得等,用於移栽水稻田防除稗草、莎草和闊葉雜草;嘧苯胺磺隆也可用於甘蔗田。

2008年,韓國東部韓農株式會社在韓國上市了噁唑酰草胺(metamifop),防除水稻田禾本科雜草;而呋喃磺草酮(tefuryltrione)由拜耳、北興化學和Zennoh共同開發,2008年在日本上市,用於水稻。

2009年,組合化學上市了磺酰胺類除草劑pyrimisulfan,防除水稻田禾本科雜草;而廣譜磺酰脲類除草劑丙嗪嘧磺隆(propyrisulfuron)由住友化學上市,防除水稻田一年生雜草。2009年,Kyoyu Agri還上市了廣譜水稻田除草劑雙唑草腈(pyraclonil)。

2012年,日產化學上市了磺酰脲類除草劑嗪吡嘧磺隆(metazosulfuron),防除水稻移栽田一年生和多年生雜草,商品名包括Altair和安達星等。

2014年,北興化學上市了三唑酰胺類除草劑ipfencarbazone;而組合化學上市了噁唑類除草劑fenoxasulfone。兩者皆具有廣泛的雜草防治譜。

2015年,拜耳上市了選擇性磺酰胺類除草劑氟酮磺草胺(triafamone),商品名Council,防除直播和移栽水稻田稗草(Echinochloa)、其他禾本科雜草和莎草等。

2017年,陶氏益農激素類除草劑氯氟吡啶酯(florpyrauxifen-benzyl;商品名Rinskor)上市,這將成為公司水稻田領先除草劑五氟磺草胺(penoxsulam)的重要補充。

表8  最近上市的水稻田除草劑

最近上市的水稻田除草劑

組合化學正在開發的fenquinotrione為HPPD抑製劑類除草劑;石原產業正在開發lancotrione-sodium,芽前和芽後使用,防除水稻田禾本科雜草和闊葉雜草;三井化學的cyclopyrimorate還處於早期開發階段;富美實正在開發F9600和F4050,兩產品觸殺、廣譜。

表9  全球正在開發中的水稻田除草劑

全球正在開發中的水稻田除草劑

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展望

盡管有許多問題衝擊著高補貼的水稻市場,但水稻仍為世界上最重要的糧食作物之一,它是全球約60%人口的主要食物組成。以水稻為主要糧食作物的地區往往也是人口增長較快的地區,所以未來增加水稻產量的需求仍很明顯,從而帶動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增長。

根據Phillips McDougall公司預測,2021年,全球水稻田除草劑市場將增至23.26億美元,2016—2021年實際複合年增長率(基於2016年匯率)為3.2%。

表10  水稻田除草劑市場預測

水稻田除草劑市場預測

未來,影響水稻田除草劑市場的關鍵因素是稻米價格。時至2014年中期,稻米去庫存完成,2015年,其價格開始恢複,然而,近期稻米價格不可能達到曆史高位水平。

在此背景下,日本、韓國、馬來西亞的稻米出口有限;而中國,由於國內需求增加,出口一直受到限製。從短期到中期來看,稻米主要出口國的水稻市場有望受益於此。

目前,印度、泰國、越南和美國是稻米的主要出口國,然而,如果中國的稻米需求繼續增加,拉美市場為了出口需要,或將恢複水稻種植。

目前,全球還沒有耐除草劑轉基因水稻商品化種植。然而,耐除草劑非轉基因水稻(耐咪唑啉酮類除草劑的Clearfield水稻)已經在美國、馬來西亞和巴西商品化種植;拜耳正在開發耐除草劑轉基因水稻。所以,未來幾年,即便耐除草劑轉基因水稻商品化,也不可能對水稻田除草劑市場造成大的影響。


免責聲明:

1.AG真人网中刊登的文章、數據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原創文章由AG真人网編輯整合,轉載請注明AG真人网出處。

2.轉載其它媒體的文章,AG真人网會盡可能注明出處,但不排除來源不明的情況。網站刊登文章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並不意味讚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